良見 / 待分類 / 良培哥與他的幺舅

分享

   

【4px自提點】良培哥與他的幺舅

2021-01-16  良見

       良培哥是我家族裏的一個堂哥,老家院子裏的鄰居,我所敬佩的人。

       良培哥的母親我叫尹二孃。聽以前父親説過,尹二孃解放前是福善黑竹壩大地主家的一個丫環。解放後,村裏有人想整她,就提起這段歷史。實則是項莊舞劍,意在沛公,想整她在大隊當黨支部書記的老公我們二伯。後來,我父親説了句公道話,丫環是伺候人的,也是受剝削壓迫者,是窮苦人,不是地主,不是為虎作倀的人,尹二孃才沒被人算計,沒遭到迫害。

        尹二孃是三姊妹,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。因為戰亂和貧困,三姊妹解放後各在一方。哥哥在重慶,進了鋼鐵廠當工人,一直是單身一人。我小的時候,他病重快要去世了,二伯和尹二孃商量,滿足他的心願,把他接到自己家裏,去世後不火化,埋在了我們當地鄧葛壪的山坡上。

        尹二孃的弟弟家在自貢,在一家公司當會計。那個時候,他每年春節前後都要到尹二孃家住上一段時間,有時夏天也來。不光是他來,有時他的三個兒子殿軍、尹三、尹四也來。一來就是住上十來天,不像有的城裏孩子到鄉下,玩個三兩天,新鮮勁一過,就覺得苦,便回城裏去了。

        那個時候,交通遠沒今天方便,內宜高速公路還沒修建。尹二孃弟弟到她家,一是坐火車到孔灘或王場站下車,二是走公路,坐車從鄧關繞一大圈來。但他們都愛坐火車來。那時,記得清楚的是,有人在夜裏帶信到良培哥家裏,叫良培哥他們去孔灘或王場接他幺母舅。

        尹二孃姐弟感情特別好。她弟弟到了她家,就像到了自己家裏一樣,非常自然,非常放鬆,完全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,顯示出了自己的本真。在姐姐家裏,他每天都很充實,不會無聊。他最愛釣魚,不是去院子門口小溪邊,便是去遠一點的東南橋的鎮溪河邊。因為釣魚,他便先要在院子門口的濕地上挖蚯蚓,我們便跟着他,去看他挖土,把蚯蚓從泥裏捉出來,放在有濕泥土的竹筒裏。他的三個兒子也受其影響,愛釣魚。也許是農村的活動項目單調,也就只有釣魚好玩一點。雖然姐弟情深,但他是一個城裏人,一個幹部,吃什麼不會挑剔,不會提要求,或委婉地暗示,只要乾淨衞生就行,包括室內和牀上的清潔衞生,但他卻不會跟着二伯二孃去幹農活,也不會去幫忙做別的。有時也跟院子裏我父親他們聊一會兒,或逗逗我們小孩兒。

        後來,幺舅年紀大了一些,到良培哥家次數和時間就少一些了,他三個兒子也長大成家了,來的次數和時間也比以前少了。但這並不影響姐弟兩家的感情,反而使良培哥他們增強了主動性,主動去自貢。以前,尹二孃、良培哥他們難得去自貢一回。後來,這種情況漸漸改變,他們去自貢的時候,比以前多了。

        二伯去世得早,五十多歲就去世了。他和尹二孃都沒什麼文化。二伯雖然頭腦很靈活,但他大都是在為村裏操心,家裏事反而操心得少,反而要良培哥幺舅去操一些心。要不是組織照顧,良培哥還去不了木橋溝水庫管理所,可能一直就在農村當農民。二伯去世時,良培哥才二十歲左右,人生畫卷正徐徐展開,正需要人指點、提醒,這些事情,也是他幺舅做的,因為尹二孃也比較老實,也不大會教育孩子。尹二孃在人前她不會做秀,不會笑。當時公社黨委書記下村,頭一次到她家裏吃飯,她也像往常一樣木着一張臉,也不怎麼説話,這讓書記下不來台,吃完飯後便離開了。出門後,便問二伯:“是不是我來給你家添麻煩了,你愛人不高興呀?”二伯連忙對書記解釋,道歉:“她就是那樣的人,誰來都一樣,您別在意!”後來,書記對二伯家熟悉了,反而喜歡尹二孃的樸實、本真、自我,不虛假。

        二伯二孃在教育子女方面,與現在一些農村幹部比較起來,是差了些,一是替自己打算少,二是不會八面玲瓏。好在良培哥幺舅,在為人處世方面,給了他不少指點,而良培哥也很聰明,跟他幺舅學會了不少為人處世之道,從而在複雜的院子裏,站穩了腳跟,在工作上也不斷取得成績,受到領導肯定、表揚,後來,轉成了單位正式職工。

        人們常説:“家有一老,好比有一寶。”而他幺舅就是良培哥不是家裏老人的“家裏老人”。每次去自貢幺舅家裏,良培哥都要跟幺舅擺一會兒龍門陣,向他談談家裏、院子裏及單位上、工作中的情況,發生的事情,遇到的問題,出現的矛盾。然後聽幺舅的分析,他的處理、應對的方法,並且從中找出幺舅處理事情的根本方法,學習他觀察、分析、判斷、解決問題的能力,進而培養自己這方面的能力。

        良培哥在他幺舅的影響下,變得格外沉穩,不浮躁,這點在很多人眼裏不僅平常,甚至有些傻。

        良培哥在快五十歲時,作出了人生的一個重大決定,完全從單位上退下來,把工作崗位讓給他大兒子,而他自己則回老家,當起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。正是由於他這一決定,讓他大兒子有了工作,有了前途,如今,當上了木橋溝水管所的副所長。而對於良培哥本人來説,也跟愛人一起,過上了真正攜手並肩、比翼雙飛,讓人羨慕的夫唱婦隨的生活。而他不僅收穫了長青的愛情,也享受了家庭團聚的親情,有效地組織起了家庭的生產。兩口子主外,揀別人撂荒田土來種,養牛打租。二孃則主內,發展家庭養豬業,一年養好幾頭肥豬。十多年堅持下來,不僅實現了“自給自足,豐衣足食”,而且還有力支持幫助了兩個兒子的小家庭建設。

        而幺舅帶給良培哥的,不僅是在關鍵時刻做出正確的重要決定的能力,而且是在平時,怎麼處理方方面面的關係,怎麼做人的本領,起到了“潤物細無聲”的作用。良培哥在家裏陪伴了尹二孃,送走了母親,盡到了孝心,使人生在這方面無憾。後來,他愛人嶽大嫂因故一隻眼瞎了,他又成了她的眼睛。平凡的生活,平凡的愛情,卻讓外人有了幾分感動和羨慕。良培哥曾對我説過,那時,也有人叫他出去打工,就是當個保安,也比在家輕鬆,掙得多。他也完全可以在自貢找到事做。

        良培哥與他幺舅之間的感情,以及怎麼去向幺舅學習,怎麼請教,怎麼把幺舅的長處智慧變成自身的長處智慧,這些,周圍的人們十分了解熟悉,但有人卻覺得“不可學”,“學不來”。有人認為,親戚之間,給錢借錢才是真幫,其他的都沒意思!其實,像良培哥幺舅給他的,才是最寶貴的,不是金錢物質能衡量能換來的,可是有人就是不明白!

             王良炬 2021年1月16日 北京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