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説故事收藏館 / 期刊故事文摘... / 銀箱水上漂

分享

   

銀箱水上漂

2017-10-30  小説故事...

裴文兵

賣魚突遭不測

清乾隆年間的一天上午,江南涇縣的林知縣正在縣衙裏忙着,忽然聽見縣衙前的鳴冤鼓如同驚雷一般地響了起來,他連忙升堂,並讓衙役將擂鼓之人帶上大堂。

不一會兒,一位60多歲的老漢被帶到了大堂之上,只見他淚流滿面,聲音悲慘:“知縣大人,小人的兒子被人給殺了,您可要給小人做主啊!”林知縣連忙詢問詳情。

原來,那位老漢姓盧,家住縣城西街,他有個兒子名叫盧秋生,以打魚為生。今天,盧秋生像往常一樣,起了個大早,將打來的魚挑到菜市上,去賣給魚販子,不料卻被一位鄰居發現他被人殺死在菜市附近的一條僻靜的小巷裏,而那條小巷是他每天來往菜市的一條必經之路。鄰居連忙跑到盧家報信,盧老漢趕到那條小巷一看,頓時暈了過去,醒來之後,急忙來到縣衙擊鼓鳴冤。

聽罷盧老漢的一番話,林知縣連忙領着縣衙裏的捕快、衙役來到了那條僻靜的小巷。只見一位30多歲的漢子躺在地上,脖子上被割開了一道很深的口子,已死去多時,旁邊散落着一根扁擔和兩隻空魚簍。盧老漢指着漢子的屍體哭哭啼啼:“知縣大人,他就是小人的兒子盧秋生……”仔細察看過盧秋生的屍體之後,林知縣發現,在盧秋生的身上除了脖子上的那道口子之外,並無別的傷痕,而現場也無打鬥的痕跡,顯然盧秋生死前對自己所面臨的危險毫無覺察,也就是説,兇手是在盧秋生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出手要了他的命。林知縣不禁皺起了眉頭:兇手如此歹毒,不知是為了謀財還是為了報仇?這時,他注意到盧秋生的右手緊握着放在胸前,像是握着什麼東西。於是,他掰開盧秋生的手指一看,只見掌心裏有一塊小小的碎銀和一枚銅錢,而在盧秋生的懷裏一摸,很快便發現了一隻小布袋,袋子的口敞開着,袋子裏裝着兩塊碎銀和一些銅錢,顯然那是盧秋生早上賣魚所得的銀錢。

林知縣似有所悟:兇手殺死了盧秋生,卻並不取走他身上的銀錢,這就説明兇手之所以殺死盧秋生,並不是為了搶走他身上的銀錢,而是因為別的原因。但既然兇手行兇不是為了搶奪錢財,那麼盧秋生在臨死之前,為何在右手中緊握着一塊碎銀、一枚銅錢呢?他想了想,然後問盧老漢,盧秋生有沒有仇家?盧老漢回答説,盧秋生一向老實本分,每日打魚、賣魚,可謂與世無爭,哪有什麼仇家?盧老漢請幾位鄰居幫忙,抬着盧秋生回家辦喪事去了。林知縣領着眾捕快、衙役,在菜市及西街一帶細細查訪起來,以期發現破案線索。查訪到中午時分,還是沒能查訪到一條破案線索。林知縣不禁一陣失望。就在這時,盧家的一位街坊忽然稟告林知縣説,他想起來了,一年多前,盧秋生曾經與同樣住在西街的崔根生吵過一架,並且吵得很厲害,還差點兒打了起來。

與人有過爭執

崔根生與盧秋生的年齡相仿,以在涇縣城外的青弋江上撐渡船為生,因為兩人同在水上謀生,因此,一向來往密切。一年多前的一天,一位名叫馬立德的客商上了崔根生的渡船,前往涇縣城裏,不料船剛行到青弋江的江心,突然遇上了一股急流,渡船頓時搖晃起來,並把馬立德放在船上的4只大木箱給晃到江水中去了。崔根生一見,二話沒説,立即跳入水中,拼死將那4只大木箱給撈上了船,而正在附近打魚的盧秋生將那一切看在了眼中。事後,馬立德給了崔根生50兩銀子,以示感謝,然後在涇縣城裏住了下來,開了一家“馬記錢莊”。而崔根生逢人便感嘆説,撈馬立德的那4只大木箱真讓他費了勁,因為箱子裏全都裝滿了銀錢。但盧秋生卻對街坊鄰居們説,那4只箱子裏並沒有裝滿銀錢,因為它們落到水中時,是半浮的,並沒有沉到水底,可見箱子裏所裝的東西的分量並不重。一天,崔、盧二人又在街坊鄰居們中間説起了馬立德的那4只大木箱,並因此爭吵了起來,差點兒動起了手,幸好被街坊鄰居們給勸開了。從那天以後,崔、盧二人便不再來往了,而崔根生卻與馬立德成了朋友,常去“馬記錢莊”做客……

聽完街坊的一番話後,林知縣不禁心中一動:該不會是崔根生因為一年多前的那次爭吵而懷恨在心,所以在一年多後的今天殺死了盧秋生吧?想到這,林知縣連忙領着捕快、衙役直撲崔家。在崔家撲了個空之後,他們立即趕到渡口,拿下了正在等着過江客人的崔根生。

林知縣一邊命衙役將崔根生帶回縣衙,一邊派出捕快查訪崔根生今日的行蹤。回到縣衙,林知縣立即升堂審案,可任憑林知縣怎麼審問,崔根生始終説他雖然在一年多前與盧秋生髮生過爭吵,並斷了來往,但説到底那只是件小事,他斷然不會因為一次的口舌之爭去害盧秋生的性命。見審問不出什麼結果,林知縣不由得有些信了崔根生的話。就在這時,那幾位被派去查訪崔根生今日行蹤的捕快回到了縣衙,稟告説,經他們查訪,崔根生每日太陽出山之時,便趕到渡口去為過江的客人撐船,而今日,有人看見日出之時,崔根生跟往常一樣準時出現在了渡口,無任何異常的舉止。聽完捕快的稟告,林知縣揮了揮手,讓崔根生離開縣衙,繼續撐他的船去。望着崔根生遠去的背影,林知縣不禁暗想:看來這崔根生並不是殺害盧秋生的兇手,那麼,兇手究竟是誰呢?唉,這樁案子怕是要成為一樁懸案了……

一連3個多月過去了,林知縣都沒能尋找到破案線索,這天,他覺得心中煩悶,於是身穿便服,在街上散心。走着走着,林知縣忽然看見崔根生從街邊的一家名叫“黃記錢莊”的店鋪中出來。林知縣走進“黃記錢莊”,問黃掌櫃,崔根生剛才來“黃記錢莊”所為何事?黃掌櫃回答説,崔根生剛才在他的“黃記錢莊”裏存了100兩銀子。林知縣聽了,心中一震,連忙問黃掌櫃,崔根生在“黃記錢莊”裏一共存了多少銀子?黃掌櫃翻開賬本看了一會兒,答道:“崔根生一共存了兩筆銀子,一筆是一年多前存的50兩,一筆是今日存的100兩。”聽完黃掌櫃的話,林知縣眼前一亮,他連忙走出“黃記錢莊”,回到縣衙,派出捕快,去捉拿崔根生與馬立德歸案,並將“馬記錢莊”的賬本全部帶回縣衙。工夫不大,崔根生與馬立德被鎖到了縣衙。林知縣讓衙役將崔根生與馬立德分別關入單獨的兩間牢房,然後翻看起了“馬記錢莊”的賬本。一個多時辰後,林知縣看完賬本,傳令升堂。

兩人設下毒計

首先被帶上大堂的是崔根生。林知縣將驚堂木一拍,問崔根生,他存在“黃記錢莊”的150兩銀子從何而來?崔根生愣了愣,答道:“知縣大人,一年多前,因為我為馬掌櫃撈起了4只大木箱,所以,他給了我50兩銀子,我把銀子存入了‘黃記錢莊,今天,我存在‘黃記錢莊裏的那100兩銀子是自己積攢的。”林知縣説:“一派胡言!3個月前,本縣就曾派人查訪過,你撐渡船的收入只能讓你一家人勉強餬口,哪裏能積攢下100兩銀子?而既然你與那馬立德早就成了朋友,你的銀子為何不存入‘馬記錢莊?本縣剛剛查過‘馬記錢莊的賬本,發現馬立德的本錢微薄,你為何説他那4只大木箱裏都裝滿了銀錢?”面對着一連串的發問,崔根生汗如雨下。半炷香的工夫過後,他不得不招供:盧秋生是馬立德指使他殺的,而那100兩銀子是馬立德付給他的殺人酬勞……

馬立德本是廬州的一位藥材商人,由於做生意虧了本,便想轉行做賺錢快的錢莊生意。一年多前,馬立德攜帶着少量的銀錢來到涇縣城裏開錢莊,由於擔心本錢少,取得不了別人的信任,於是,他準備了4只大木箱,裝入了一些雜物,並事先與崔根生約好,乘坐渡船時,故意將那4只大木箱弄到江中,再撈上來,然後,由崔根生四處放風,説自己看見那4只大木箱裏全都裝滿了銀錢,從而造出他的本錢很充足的聲勢,以贏得別人的信任。事後,按照事先説好的,馬立德付給了崔根生50兩酬銀。馬立德與崔根生以為他倆擺出的假象天衣無縫,不料被盧秋生看在眼裏,盧秋生憑着經驗,判斷出那4只半浮的木箱中絕對沒有裝滿銀錢。盧秋生心直口快,於是,他便在街坊鄰居們中間説那4只大木箱中沒有裝滿銀錢,並跟崔根生吵了一架。馬立德開起了錢莊後,盧秋生因為知道他並沒有多少本錢,於是時常勸説街坊鄰居們不要把銀錢存入“馬記錢莊”,讓“馬記錢莊”少掉了不少的生意,為此,馬立德懷恨在心,終於在3個多月前,以100兩銀子作為酬勞,指使崔根生在盧秋生每次賣魚都要經過的那條僻靜小巷裏,殺死了盧秋生。而因為盧秋生每次賣魚給魚販子,都起大早往返,因此那天崔根生殺死他時,太陽還未出山,而作案之後,崔根生還能夠及時地出現在渡口……

選自《民間傳奇故事》2014.2上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